□詹繼放
  最近,北京一家法院開庭審理一件“世界級選美賽事”的冠名權糾紛,原、被告雙方、兩家中國公司都稱自己有洋人的授權,相互攻訐,揭出了這一行的很多醜行。
  對打著各種旗號的選美,人們早就不新鮮了。本來,美和醜是對立的,但在各式選美活動里卻能相伴而生。選美依舊是那些標準,醜行卻常演常新。鬧上法庭的,還是“能見人”的。
  選美場醜行“雲集”,原因也簡單:活動組委會多是臨時的,人五人六“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,走到一起來了”。雖有“大賽宗旨”之類的標榜,誰信誰是傻瓜。目標高度一致:整錢、撈名,德行和做事風格又天差地別,還誰也管不了誰,不出事才怪。
  在選美上我們是後來者。起初的選美頗具“中國特色”,連三圍都不敢提。為標榜參賽選手不僅長得美,還有“內涵”,往往會出些知識題。雖說不能再簡單,絕大部分答案還讓參賽者背過,仍有佳麗將“北約”答成“北方的紐約”。此類尷尬出多了,主辦方也“和國際接了軌”,乾脆不要“內涵”了,直接看臉蛋、比三圍,還“隆重推出”比基尼。選美火了幾年,但隨著連縣上都在選美,各種既沒法“坐實”、又很難讓人不信的潛規則也紛紛曝光,人們便膩了。很多選美,也落入連贊助都拉不到的窘境。
  正奄奄一息,洋人“救市”來了。人家正被金融危機搞得焦頭爛額,要錢?沒得!只有一隻空皮包,還有幾張“授權書”。當然,“國際”、“世界”之類人家先喊,很多中國人又認這個,也算沒白來。於是乎,各種“國際選美大賽”粉墨登場。
  操辦那些“大賽”的都是中國人。一流選美賽事人家是不會拿出來的,我們那些操辦者買到手的,多為二三流賽事,“操作空間”也更大。比如“旅游小姐大賽”,和旅游半毛錢關係都沒有。佳麗們頂多到某個出了錢的景區玩一趟,再穿比基尼在某標誌性景點前秀一回身體。相關人員則忙著 “落實”大小潛規則,不能穿幫。主辦方、經辦人、承辦地和“趕場”似的佳麗各取所需,此為“最佳境界”。
  “本土選美”早“弄爛了”,“國際大賽”還活著。僧多粥少,洋人開價越來越高。買不起或不想買,就 “另闢蹊徑”。部分國人太“聰明”,雖不大看書,玩文字游戲卻是好手。如國際、環球、世界……意思差不多。你叫“世界××大賽”,我稱“全球××大賽”。再佐以“前綴”、“後綴”,將“國際××大賽(亞洲區)”改成 “國際××大賽 (亞細亞區)”,就能蒙人了。雖缺德,但中國人蒙中國人又不是他們發明的,再用一回罷了。關鍵是,還能弄到錢。
  當然有人不依。找他們麻煩的,是也在弄錢的“同行”。談不攏就開罵,更要揭短:你們搞的A大賽亞軍和第三名都是花錢買的!這方也不示弱:你們辦的B大賽更歪!幾十個“各國參賽選手”一半由俄羅斯模特冒充……頗像兩個無賴在吵架。
  吵架因爭利而起。據稱,選美活動的利潤率在35%左右。實在搞不下去,還可以玩“蒸發”。我們的有關方面整天忙著開會、起草各種“緊急通知”,無暇查處,事實上助長了那些醜行。“選美經濟”已不是什麼新詞,更非一兩個公司、三五個串串就能“撬動”。人皆愛美,選美帶給公眾的也應該是美,而不是借美的名義上演醜行。真到玩不下去的那一天,什麼都晚了。
  也許,這僅僅是句廢話。
  (原標題:選美說)
創作者介紹

螞蟻

io35iodl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